台灣創業率高,但歇業率也超高!回顧六家新創公司夢碎血淚史

陳可辛導演的電影《海闊天空》(又譯《中國合夥人》),是一部描寫友誼與創業夢的故事,其中黃曉明飾演的成東青,在面對記者訪問時說:「當你意識到失敗只是彎路,你就已經走在成功的直路上」,相信這句話能給予曾經歷失敗的創業者一些勉勵。因為在創業這條險峻之途,要面臨重重的考驗,根據天下雜誌報導,全球創業觀察(GEM)2015年度報告指出,台灣創業率高,僅次於美國,但失敗率更高。

台灣參與創業率僅次於美國

創業失敗

圖片來源:天下雜誌

事實上,不只是在台灣,全球都聽的到許多創業夢碎的聲音,以下列舉幾個失敗新創公司的案例,不是要潑大家創業冷水,而是要從失敗當中學習,如何從前人的慘痛教訓中汲取寶貴的經驗,畢竟失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失敗的問題在哪。

一、低估開發成本–貓臉辨識器CatFi

台灣新創團隊奇群科技於2014年,開發出一款貓臉辨識智慧餵食器 CatFi,並在募資平台 Indiegogo 上募得約700多萬台幣的資金,原本預計今年2月出貨,然而一直到9月卻無下文,公司電話和e-mail也都無人回應,讓1千多位下單的愛貓人士大失所望。就在網友齊力搜索公司營運狀況的同時,CatFi創辦人宋牧奇總算在11月時於粉絲團發出一封公開信,解釋因嚴重低估生產成本,募得的資金遠低於實際開發成本(約 3600 萬台幣),且在短時間內找不到金援,因此宣告失敗。

二、小心O2O糖衣陷阱–呼叫阿福

在台北市停車總是一位難求,光是找車位往往浪費不少時間,看中這樣的商機,台灣幾位年輕人組成新創團隊《呼叫阿福》,提供幫客戶泊車的服務,然而在12月卻宣布,將在 2016 年 1 月終止營運,宣布未來將專注在 APP《停車大聲公》的服務上。停止營運的原因,《呼叫阿福》創辦人余致緯以在5000 字的網誌指出,要創業家小心「O2O 糖衣陷阱內的關鍵方程式」,以及面臨車主找車位的「頻次」過低、難提高「客單價」,以及沒有考慮到服務的「信任成本」等問題。

 三、又一個失敗的O2O–Homejoy

Homejoy 是2012年成立於舊金山的新創公司,特點是一個提供線上預訂家居清潔工的平台。即使誕生於矽谷知名孵化器Y Combinator,且融資總額達到 4000萬美元,卻仍在今年7月宣布倒閉,主要原因包括:客戶回頭率太低,根據《富比士》報導,大約只有 15%~20% 的客戶會在一個月內再次使用這項服務;另外在勞工方面,清潔工的品管以及低薪問題更導致勞資糾紛。如同上述的《呼叫阿福》,要如何在客戶需求端以及供給端之間達到平衡,都是在經營這種 O2O平台時,創業家需要思考的問題。

四、找不到新的獲利模式–Everything.me

《Everything.me》是一款適用於 android 系統的智慧助理,它能幫你把手機中亂糟糟的APP自動分門別類整理成資料夾,並有快速搜尋的功能,只要打上關鍵字,就能搜尋手機裡所有APP、聯絡人,甚至是網頁資料。強大的搜尋功能讓此款APP達到1500萬次的下載量。然而這家備受看好的以色列新創公司,卻還是在今年10月宣布關閉網站,原因是《Everything.me》的商業模式並沒有帶來足夠的收入來維持團隊

五、共享經濟下的陣亡者—P2P 租車服務CoCar

CoCar 是中國一家租車新創公司,成立於2014年9月,採用 P2P 共享租車模式,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四個城市經營。然而成立不到1年就停止營運,因為中國 P2P 租車平台過多,同質化嚴重,沒有做出自己的特色,且相關產業風險高,丟車、竊車事件頻傳,導致投資人不看好此產業前景,A輪融資宣告失敗

六、錯估物聯網市場需求– Lumos

Lumos 是由3位印度理工學院的年輕人成立,他們研發出一款家用智能開關,可以控制家中所有電器,看似站在物聯網的浪頭上,卻在上市兩個月後因產品不如銷售預期,今年6月決定關閉公司。其中一位創辦人Yash Kotak承認,他們都不是物聯網專家,且團隊高估產品實用性和市場需求,導致最終走入失敗。

看完這些血淋淋的例子,千萬不要覺得心情沉重,也不用急著為創業夢打退堂鼓,畢竟創業之路本來就不會一帆風順,只有在披荊斬棘後,才會走出自己的康莊大道,看清楚前人走過的路,你就不會傷痕累累!

首圖來源:Photo by chuttersnap on Unsplash
延伸閱讀:
10分鐘賣3000片面膜,創下直播界最狂紀錄,他是怎麼辦到的?
百年豬肉攤的數位轉型故事:26歲女孩靠網路行銷扭轉家業
怕疫情影響,畢業就失業?Google宣佈展開數位人才探索計劃

文章最後更新於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