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新創公司面臨最大問題在於資金不足?

[quote_box_center author=””]過去許多台灣的創業相關文章都是從創業家的角度去討論籌資如何困難,但卻很少有文章深入討論從投資的角度看待台灣的新創公司與團隊。目前為止,許多相關論述仍停留於「找不到資金」的階段,因此,本文將專注於創投的角度去探討台灣創業圈如何改善團隊素質。[/quote_box_center]

矛盾的觀點

在許多台灣創業家的印象中,台灣新創界最大的問題在於資金不足。事實上,這說法只對了一半,台灣確實有上兆台幣的閒置資金躲在房地產中,但是要將一切問題歸咎於投資人「太過保守」也與事實不符。

客觀而言,台灣的資本環境並非像中國、越南、巴西、俄國等國家一般封閉。台灣雖然在軟體科技創投環境不如美國、中國成熟,但是台灣在電子產業時期就曾吸引國內創投與外資進駐。即使在閉鎖型公司法實施前,台灣新創公司已經可以透過境外公司來規劃股權,亦有其他手法可以「做出」技術股和可轉債。

台灣許多創業家擔憂的公司法和投資法規問題的確是障礙,但是卻不是「防止」創投和外資投資的根本問題。

圖片來源:pixabay

若觀察國際創投以及種子基金的走向,我們會發現一些很矛盾的現象:國際創投大舉進入資本市場比台灣更封閉、投資障礙嚴重的國家,但是卻沒有用心投資台灣。

討論到美國的大型 VC,他們 portfolio 中的台灣新創公司非常少。而許多台灣本土 VC 如玉山創投心元資本Mesh Ventures 等的美國和中國 Portfolio 多超越台灣 Portfolio之規模。而拉丁美洲的科技公司在美國不管是創投還是併購案,可見度也都遠高於台灣團隊。

到底原因是甚麼呢?要論人口,以色列人口只有八百萬、瑞典人口只有九百八十萬;要論經濟總值,拉丁美洲除了巴西和墨西哥以外所有國家經濟規模都比台灣小,越南、新加坡亦然。要論人均生產毛額,拉丁美洲沒有一個國家比台灣更富有,越南、中國亦然,連以色列的人均毛額也不比台灣高上多少。論科技業人才,台灣的密度與素質完勝越南與拉丁美洲。

所以說,要將問題完全歸咎於「投資人太過保守、不願意栽培台灣團隊」恐怕太過於膚淺。因為事實擺在眼前,不論是國內還是國外創投與投資人,對於投資台灣團隊的興致都不高,但是卻積極投資開發中國家,可見台灣新創圈有更深層的問題應該檢討。

但至今,許多創業領袖還整天在煽動創業家與投資人之間的對立,其實於事無補。
延伸閱讀:「創新應許之地」以色列參訪心得,兼談台灣創新之路的走法

創業的品質

聊創業,媒體口徑多以「團隊數量」、「活動人數」為標竿。但是,相信許多創過業或正在創業的朋友都已經看出來了:創業團隊再多、活動人數再多,沒有創造營收、沒有業務成長也沒有太大意義。

很多媒體文章都喜歡吹噓某某城市會成為下個矽谷,從新加坡柏林聖地牙哥以色列,連美國一堆鳥不生蛋的州,都被拿出來作文章。台灣當然也不例外,自己就先成立了個亞洲矽谷計劃。

但是事實很明顯,舊金山 SOMA 選的十隻團隊,跟新加坡或柏林選出的十隻團隊成功率有差,素質自然不同。而參加過 YCombinator,或是受Andreessen Horowitz 投資的團隊,素質跟台灣育成中心的進駐團隊自然不同。在台北,創業已經被鼓吹到創業家滿街走,但是真正團隊的素質,到底如何測量、如何比較,至今仍沒有個標準。

近兩年,夸夫曼基金會對於美國的創業活動分析開始進行了一些不一樣的嘗試。首先,除了測量新創公司的數量與密度以外,又開始測量另外兩種指標:新創業家參與率(Rate of New Entrepreneurs)以及新創業家的機會成本比例(Opportunity Share of New Entrepreneurs)。

所謂新創業家參與率,測量的是每個月,當地所有成年人決定出來創業的比例。而新創業家的機會成本比例,則是測量每個月出來創業的新創業家,創業前是否有工作。(還是因為沒工作所以創業)

[quote_box_center author=””]理論上,參與率可以讓我們了解當地創業風氣是否深入當地文化,而創業家的機會成本,則是告訴我們當地的創業家是否有創業的準備,還是魯莽創業。[/quote_box_center]

用以上兩指標,夸夫曼基金會發現美國城市中創業參與率最高的城市是德州的奧斯丁,其0.60%的創業參與率,高於第四名的舊金山(0.46%)、第六名的紐約(0.39%)和第八名的聖荷西(0.31)。而令人驚奇的是,邁阿密與洛杉磯的參與率分別是全美第二(0.51%)和第三名(0.49%)。這顯示,除了矽谷和紐約以外,美國有些城市人口的創業意願可能比現有的創業和科技中心人口還高。(原因可能是現有創業重鎮的工作機會待遇好,因此不見得很多人願意離職去創業。)

圖片來源: Kauffman.org

當然,這些城市也先別得意太早。若參考機會成本指標,德州奧斯丁馬上掉落到第17名(79.88%),這數字的意思代表奧斯丁出來創業的人口有約20.12%是因為失業才出來創業的。而洛杉磯與邁阿密則更慘,分別為第29名(75.82%)與第24名(78.08%)。反觀既有創業中心的舊金山、聖荷西與紐約分別為第12名(82.34%)、第1名(94.18%)與第9名(82.99%)。這告訴我們,有些城市的創業風氣興盛,有部分原因是因為當地經濟較差,有大批失業人口(而且多是年輕人),因此在失業之餘許多人跑出來創業。

當然,因為失業所以跑出來創業不見得是好現象,這種情況下的創業家通常做決策會較魯莽,而且計畫也難以從長計議,所產出的點子和商業模式通常也比較差。反觀在成熟的科技創業重鎮,創業的機會成本高,許多創業家投入之前都會較深思熟慮。(當然,以上兩指標並非完美,因此僅供參考)
延伸閱讀:余宛如:從產業荒漠到新創綠洲,「廉價」可以一直是柏林的誘因嗎?

台灣的現況

講到這邊,其實越講越敏感,有很多論述相信是台灣創業家不想聽的,所謂忠言逆耳。

其實說到台灣的起步環境,說糟,其實跟美國相比,也沒有糟糕到哪裡去。台灣很多第一次創業家常常抱怨找不到錢,事實上,美國第一次創業家幾乎也都找不到錢。非但如此,美國許多新創公司創立不到兩年就消失了,很多創立在舊金山灣區和東北迴廊外的團隊,常常被卡在上不著天下不著地小創業圈中無聲無息的死掉了。真正到得了矽谷或紐約、登上版面的,在美國都是百支、甚至千支新創團隊中存活下的佼佼者,並不是多數。(請不要忘記美國的人口規模和經濟產值相當於整個歐盟,這是個很大的國家篩選後的結果)
(還有下一頁)

作者資訊

ALPHA Camp
ALPHA Camp
ALPHA Camp - 台灣 Startup 人才培育第一站。期待培育新時代的創業家與新創人才。集結美國、香港與台灣跨國菁英師資與顧問群,針對 Startup 創業家與新創產業的需要,以新創事業實戰營 Bootcamp 的形式,提供完整的培訓與實戰體驗,助你在十週內打造網站開發/iOS開發/數位行銷/產品設計的核心能力,幫助你實現創業或轉職網路新創公司的夢想!

文章最後更新於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