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已經躺著選?社群聲量完全輾壓後,將如何轉換成選票

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近來如日中天,其聲勢先從社群和 Youtube 上展開,接著在各地形成一股韓流旋風。然而,以行銷的角度而言,韓國瑜到底有多紅?究竟是「虛紅」還是「實紅」?紅到可以「躺著選」嗎?我們將試著從各種行銷工具來解開這些問題:

一、Google Trends:韓國瑜熱度爆炸性增長

以 Google Trends 來看,韓國瑜跟陳其邁的搜尋熱度,在 9 月前都處在一個低檔盤整的狀態。直到 9 月後,韓國瑜 2 年前擔任北農總經理赴議會備詢的影片在網路流傳,當時王世堅剽悍的質詢風格,加上韓國瑜見招拆招「沒在怕」的備詢風範,使該影片成為一個理想的「觸發物」,令韓國瑜的人氣爆紅。該影片至今已突破 820 萬的點閱次數。

(Google Trends 趨勢圖╱圖:本站記者擷取製作)
(Google Trends 趨勢圖╱圖:本站記者擷取製作)

二、高雄區的搜尋熱度,韓國瑜仍遙遙領先

在韓國瑜從社群崛起後,不少人質疑「在社群上起鬨的人都不是高雄人」。但根據 Google Trends 的城市比較細分資料,韓國瑜在高雄市各行政區的熱度,仍遠勝於競爭對手陳其邁。

(Google Trends 高雄分區趨勢圖╱圖:本站記者擷取製作)
(Google Trends 高雄分區趨勢圖╱圖:本站記者擷取製作)

三、meltwater輿情分析:韓國瑜的社群聲量是陳其邁的 2.4 倍

若從輿情工具《meltwater》的分析來看,自 2018 年 1 月 1 日至 10 月 22 日止,韓國瑜的新聞量計有 26,078 筆,陳其邁則有20,977 則,韓國瑜是陳其邁的 1.2 倍。

但在社群聲量上,若以台灣為範圍,韓國瑜這一年來在社交媒體出現的貼文,就有 130,488 則,陳其邁只有 53,896 則,韓國瑜的社群聲量是陳其邁的 2.4 倍。

(meltwater輿情分析╱圖:本站記者擷取製作)
(meltwater輿情分析╱圖:本站記者擷取製作)

四、opview社群口碑資料庫:韓國瑜攻佔了所有討論區

若將區間縮短至三個月,改以《opview社群口碑資料庫》進行進一步的分析,我們發現自 2018 年 7 月 15 日至 10 月 15 日之間,韓國幾乎攻佔了各大討論區、問答網站、部落格和新聞版面,其網路總聲量是陳其邁的 2.5 倍。

(opview社群聲量分析╱圖:本站記者擷取製作)
(opview社群聲量分析╱圖:本站記者擷取製作)
(opview社群聲量分析╱圖:本站記者擷取製作)
(opview社群聲量分析╱圖:本站記者擷取製作)

五、韓國瑜的聲量遍及所有身份

若以族群分析來看,韓國瑜跟陳其邁並沒有在特定的身份上具有輿論優勢,但總體而言,韓國瑜在男性、女性、已婚、未婚、有子女、青年、上班族、學生等身份上,網路聲量都比陳其邁高。

(opview 社群聲量族群分析╱圖:本站記者擷取製作)
(opview 社群聲量族群分析╱圖:本站記者擷取製作)
(opview 社群聲量族群分析╱圖:本站記者擷取製作)
(opview 社群聲量族群分析╱圖:本站記者擷取製作)

六、社群聲量=民調=選票?

雖然韓國瑜具有壓倒性的社群人氣迅速走紅,但究竟虛紅還是實紅?以及社群聲量可以代表反映民調或選票嗎?儘管目前台灣似乎沒有太多的實證研究,但我們或許能從幾個面向進行推測:

▌在社群留下足跡的人,更願意以行動表達政治立場

相較於傳統的民意調查,會在電訪中表態中的選民,未必是一位積極的政治參選者,簡單來說,在電話中支持某位候選人,選舉當天他未必會去選票。然而社群資料庫中的母體,基本上都是較為活躍的使用者,也樂於在網路上表達政治立場,因此才會被網路爬蟲紀錄下社群足跡。簡單來說,網路聲量的背後,基本上是一群更願意表達政治立場的選民,通常會有較高的可能去完成投票行為。

▌每5人就有1人會因社群改變立場

社群意見多大程度會影響到選情?在美國總統大選期間,民調機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發現,有20%的人會因為社群上的素材或資訊而改變政治立場;17% 的人坦承,社群意見讓他們改變了對特定候選人的態度。簡單來說,社群聲量越高,越有機會動搖選民既有的意識形態或政治立場。

本次高雄市長的選舉,或許也是一場社群力與傳統民調所代表的政治力之間的角力。究竟是「活躍鄉民」還是「沈默大眾」較能代表「民意」?我們拭目以待。

延伸閱讀:
Uber秘密啟動人力仲介服務,從乘車市場跨足派遣市場
光陽結盟「新創獨角獸」 投資 20 億搶攻印度市場
夾娃娃機插旗古都台南 房市專家:我不是千里迢迢來夾娃娃的

作者資訊

董泓志 | Nick Tung
董泓志 | Nick Tung
Nick Tung,十足的「理論控」,熱愛心理學與社會學,喜歡擠進人多的地方論趨勢,溜進人少的地方挖故事,愛逛書店,也常去夜店。曾擔任過流行編輯、新聞記者、兩性專欄作家。目前積極投入數位行銷、廣告文案、數位轉型的研究工作。
分享至:

Facebook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