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家雞精如何做到沒腥味?每一口精華全來自女兒的孝心!

吳麗媛(Nina)出身雲林農家子弟,26歲花樣年華,接管家中事業從不是她人生一塊拼圖。「台灣鄉村很多傳產,二代都不太接班。當初我也很抗拒回去,某次回家發現爸媽長期養雞辛苦,頭髮都白了…

那時Nina才驚醒爸媽投入畜牧業半甲子,內心想做品牌的夢想卻沒有人來完成。

Nina大學主修專案管理,學過許多管理策略,但一直沒有機會把理論轉化成實戰。上一代在雲林累積了30年畜牧經驗,後來跟人合作經營屠宰場,生產、製造、代工一條龍全包。

唯獨「做品牌」是父母心中的遺憾,因此「田記 溫體鮮雞精」,可說是實現爸媽這輩子的心願,也是Nina人生職涯大轉彎的起點。

Nina家契作農場(左圖),以及父親年輕時養雞搬重物情景(右圖右一)

品牌靠商品力奠基,獨家一貫作業保鮮味

滴雞精許多人拒而遠之,就怕其腥味。田記自家有契作雞場、屠宰加工廠,製作環節力求溫體雞30分鐘完成製程,十小時完成包裝,而且過程完全不添加一滴水。

Nina說「口感會有腥味,往往是其他品牌在屠宰過程給外包廠商,運送時要先冷藏/冷凍,後續才做雞汁滴釀,時間一拉長口感自然有差」。

不過商品好壞與否,當然不能自己說了算。田記除了附上SGS檢驗、藥檢零殘留報告,更與獸醫師合作,把關足齡十二個月雞隻健康。同時與嘉義大學配合,讓溫體雞製作雞精過程,所有數據紀錄進行研究。

從養雞到滴雞精,一條龍作業是田記優勢,專業滴釀Know-How更是後進品牌,難輕易複製的門檻。

通路實體起家,一通通電話打開商機也敲響名氣

雖然Nina在大學讀過行銷4P,但理論與實際其實落差非常大!如何要讓一個品牌從零到有,光品牌設計、定價策略、通路串接,她自己就花了一年時間摸索。

她到處進修學習品牌行銷,甚至每逢遇到產業前輩就勇敢提問,更積極與外部團隊請教,從實做中慢慢摸出品牌雛形。

田記切入市場一開始走團購試水溫,但她發現「我們家的滴雞精單價不低,初期沒品牌知名度,網路行銷的說服成本相對高」。所以田記一開始不走電商,反而把心力投入實體,靠寄賣、設櫃,廣布設點,快速且大量接觸消費者。

田記在台北的實體門市

那時候我把百貨公司通路全找出來,一通一通電話請教,當時我連臨時櫃、長期櫃兩個的差別都不知道。完全靠百貨告訴我怎麼預訂、如何簽約,連櫃姐面試都我自己找,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真的蠻冒險的…」Nina笑著說。

沒想到三年前第一間高雄臨時櫃成立,轉眼田記全省自營店3間;寄賣、專櫃通路已經有32間,2016年營業額更超過新台幣千萬。

這些成績不僅是Nina始料未及,她老爸更是驚訝女兒的執行力。

高單價雞精市場仍埋單,關鍵在營造溫暖形象高回購

田記從實體發跡,另一原因也是希望透過試喝,人與人的實際接觸,把溫暖、疼惜的品牌精神,一口口送入消費者喉間。平均客單約1萬元,為了抓住熟客更舉辦廚藝教室,邀請VIP體驗五星級主廚授課「雞精入菜料理」。

課程背後隱藏的是力求客戶黏著,透過實際互動,了解更多在網路無法深探的顧客想法。

Nina說自己上一代存留傳統製造思維,始終不知道怎麼做品牌。田記光是Logo設計、提袋風格、櫃位成列到官網形象,每個環節初期不斷嘗試。

台灣滴雞精品牌少說上百個,但聽到消費者說「你們家滴雞精包裝好有質感,超適合送人的…」Nina就知道心裏對品牌營造的圖像奏效了。

田記品牌由Nina一手打造,現在商品項更多元

天生帶有創業魂,她肩負二代使命勇奮戰

田記的畜牧經驗三十多年,Nina觀察過去合作的廠家,常常會聽到父執輩的經營者說,「我這樣做二三十年了,好好的幹嘛要改變?」但其實他們沒看到契機,又或是沒警覺產業正在凋零。

就像田記去年勇敢轉型,通路觸角伸向電商,與91APP建置官網、APP、實體全通路,冒險挖掘更多潛在的年輕消費者。

從養雞代工到轉型品牌,即是田記力求突破的證明。二代經營品牌,有時揹負上一代包袱,又或是年紀尚輕,管理一群年紀如父母的員工,邊邊角角對Nina而言都是挑戰。

我嚴重時會失眠,常睡兩三小時就起來,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想工作」當初不想回家接班的Nina,如今更像引領品牌前進的戰馬,讓父母及外頭的人刮目相看自己的實力!

 

延伸閱讀:嫁給百貨的女子!從基層櫃姐到副總,40年來她把百貨公司當第二個家

作者資訊

特約記者 陳薪智
特約記者 陳薪智
記者生涯主跑科技、電商、網路行銷產業,採訪累積超過 500 位國內外企業 CEO、新創企業創辦人、專業經理人。撰寫文章散見各類媒體,三立新聞、蘋果日報、聯合新聞、風傳媒、DIGITIMES、數位時代、CIO經理人、Meet創業小聚、癮科技、Cmoney、La Vie行動家、SmartM、品牌志等。品牌主或創業者,你想分享故事,歡迎來信接洽合作: [email protected]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