蔬安鮮農場的創業旅程 主人江啟峰:消費者吃得安心,我種得開心!

【本文作者為光明頂創育智庫公關,秦亭亭】

「每個人在成長過程中一直在找尋自己對社會的貢獻是什麼?如果你找到自己的contribution(貢獻),未來你做的工作,就會變成一種興趣。你也會為了自己的興趣努力去做,而讓整個社會更好…」

當初想加入青農行列的他,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聽說有病人平時就很注重養生,都盡可能吃蔬食,卻還是不幸罹患癌症,如果自己栽種的蔬果,在自己的品質控管中能夠降低這樣的食用風險,也是他能為這個社會做出的實質貢獻。

圖一、位於在光復新村的蔬安鮮農場 採魚菜共生農法耕種新鮮蔬菜

「年輕人就是靠一股衝勁想做,就去做了。」江啟峰說,當初從國外回來,和家人深入討論過自己的想法,一次又一次的運用家裡的 42 吋電視,來來回回多次簡報給家人聽,傳達經營方式與理念,並且一併報告自己的獲利方式,卻還是掀起家庭革命。但或許家人不是難以諒解他、覺得不可行,而是這整個過程,光想,都知道是一條辛苦的旅程,「大概前半年,他們(家人)都會很 argue 我、會很激動,但我就是很堅持。」江啟峰就是憑著這一股傻勁想,也許前幾次的簡報家人不喜歡,但他還是要繼續講、一直講,也許總有一天他們就會明白,為何他的孩子要選擇當一個青農,雖然是一條辛苦的路,卻也是一種對的選擇。

其實家人不真的那麼反對孩子的理念,只是怕孩子苦,更何況,曾就讀台大醫學系博士班的江啟峰,是父母親含辛茹苦下栽培成長的,只是暫時不能理解,外頭有大好工作等著他,為何要放棄自己的前途,並在光復新村當一個小小的青農。

但江啟峰的努力溝通並沒有白費, 現在,家人除了全力支持,甚至連光復新村的據點,如今能完善的建置一套自耕系統,都是來於父親出力幫忙,才得以完成。

圖二、農場主人江啟峰向參訪民眾解說何謂魚菜共生農法

他也曾想過,要青年和他一樣返鄉事農,第一要先養得起自己,去思考如何將成本極大化,更有效率的去收成。第二則是食安問題,要考量到種植過程,能夠全面監控蔬菜品質。因此當初的確想過土耕,但土耕需要較多人力翻土、除草,加上土壤檢測上又是個難關,甚至當初還請台大的方煒教授給予指點,方教授說,土耕資金門檻高,大型土耕栽種也得要先投入五年資金,至少第六年才有機會回本。至於時下所流行的室內栽種方式—植物工廠是個契機,除了能夠採行高價化栽培,還能管控蔬菜的產量,但缺點是植物工廠栽種的作物容易有重金屬殘留和硝酸鹽過高問題,且電費就佔總營運成本的百分之八十,這和環保的魚菜共生農法相比,雖然起步辛苦,但耕種方式能夠友善環境、又能讓蔬菜健康無污染,還能搭上作物高價化,於是魚菜共生農法成為了他的最終選項。

圖三、歡迎來蔬安鮮農場參觀與訂購 農場主人:0911-972559

而要能讓他更有信心的全新從事青農創業,必然要有一個穩紮穩打的練功過程,「我家大概有半年時間,都是吃自己宿舍種的菜!」原來在蔬安鮮農場誕生前,為了要嘗試自己的計畫能否執行,於是租用了一處三坪大的宿舍,裡頭運用了浮板系統及管耕系統兩種栽種方式,這兩種方式成功的讓他第一期的耕作一坪收成一百棵蔬菜,那時只是一股傻勁去做,也沒接受過任何政府補助。直到後來參與多次研討會,得知臺中市政府勞工局的「摘星計畫」輔導青年創業,也才讓他有機會成功的進駐到霧峰區光復新村這個舊眷村,成為青年創業圈的一份子。

談起魚菜共生的好處,第一能監控作物的硝酸鹽、農藥及重金屬問題,第二能有效減少水資源浪費!江啟峰指出,台灣有將近一半的水資源運用於農業灌溉,如果能將魚菜共生系統發揮至極致,只需要在魚池裡定時加入百分之二十所蒸散掉的水源,就能維持魚類生存。另外魚菜共生是採用魚的糞肥當作蔬菜的養分供給來源,只是將魚的排泄物加以濾化、環保、回收,就不會產生化肥污染,也不會增加購買肥料的金錢及施肥的時間成本。而這正切中當初與父親共同定名為蔬安鮮農場的原因。

江啟峰說,農場的名字其實是三更半夜父子倆促膝長談的結果。當這整個社會處在食安風暴之中,為了能讓自己的農場未來代表著回饋社會的立基點,因此「蔬、安、鮮」的意涵,就有蔬活、安心、新鮮三個意思存在。

圖四、這裡還有好喝的酸梅汁、黑木耳飲可以享用

文章最後更新於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