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矽谷創投再回台灣創業,矽谷的魔力原來是…

「矽谷」對許多人而言,它就是創新的代名詞,也是聚集世界天才高手的產業聚落。在矽谷什麼最多?答案是「創投」與「新創」,作為全球著名創業生態圈,創投擁有資源與資金,新創擁有創意與團隊。台灣小孩張騰元擁有其他人少有的難得機會,年紀輕輕的他,就經歷過矽谷的創投及台灣新創兩者角色。

從張騰元身上可以看到全球化的身影,在日本東京大學獲得工學博士,畢業後曾短暫待過上海,接著就飛往美國矽谷,在風險投資公司擔任分析師,協助投資團隊做物聯網,區塊鏈與健康醫療產業等市場開發。當時前景看好的他,卻毅然決然離開矽谷回台灣開創自己的事業。

張騰元回台先加入物聯網公司ThroughTek擔任商業開發,後來創立自己事業:Duolc Inc,旗下產品Diuit API 就是目前科技業最夯的聊天機器人應用,提供 App開發者或新創公司,打造與使用者更人性化的科技互動。一路從矽谷飛回台灣,這一串的經歷,他心目中的矽谷究竟是什麼樣子?

Duolc Inc創辦人張騰元DSC04579照片來源:陳薪智攝

他眼中的矽谷,其實是…

張騰元在矽谷工作是2013~2015年,他說這階段正好是矽谷新創公司募資最容易的時期。從Uber募資2.58億美金、Nest、Deepmind被Google收購、Whatapp、Oculus被FB收購、Slack市值預測超過10億美金等事件,都是在這段時間內發生。這兩年可說是共享經濟、大數據、穿戴裝置最火熱的階段。

S__5111902資料來源:張騰元提供

張騰元說,許多人認識矽谷的第一個方法就是看美國影集《Silicon Valley》(矽谷群瞎傳)。而為何矽谷能養出好幾家市值超過100億美金?甚至全球前10大獨角獸,矽谷就佔了一半,矽谷究竟有何魔力?

張騰元認為以他所認識的矽谷,「矽谷不是一個地區,而是一種文化」。文化無法被模仿,因為內含的價值無法被簡單複製,就像之前政府喊出「亞洲矽谷」口號,或是建商打出台北秋葉原旗幟,結果就只塑造出電器百貨商場,不是複製建築物就能移植其中的精神。

矽谷文化核心價值在創新。

張騰元觀察矽谷從0到1的過程,與其他產業聚落最大的差異在於:「造就企業成功,是運用科技做到快速擴張的能力,這也是造就矽谷與其他地區有最大差別」。

矽谷七百萬人口,相較其他城市人口規模不是最大,但卻能孕育快速成長的軟體公司。張騰元說,商業研究把獨角獸公司的成長分為五階段,從1.家庭、2. 部落、3. 村莊、4. 城市、5. 國家,每個階段有其對照的組織人數、使用者、消費者規模。

Image 1資料來源:slideshare

每一家矽谷的獨角獸公司,最初創辦人其實都只是想做出一些有趣的商業模式,或是想改變世界的產品,就連Facebook創辦人,起初也不知道如何經營團隊。也是因為矽谷的創投,教導創業家如何找資金、找人才,逐漸聚焦獨有商業模式,建立無法被複製的技術門檻,同時有辦法快速成長,把服務對象延伸到全世界用戶,這才是矽谷無法被其他地區模仿複製的價值。

創投就是等新創公司上門?創投的三大迷思

創投公司究竟如何運作?張騰元解釋,創投不是只被動等人上門來談投資,角色也需要對外募資,找私人投資者、投資銀行,甚至做市場趨勢研究分析。

98611_B資料來源: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迷思一:創投主要的工作就是聽簡報,並決定是否要投資。

事實上:創投做的事就像是業務,跟Limited Partner(LP)募資,去說服對方此案的投資效益、投資報酬率。矽谷平均一年接觸6,000個案子(等於6,000間新創公司),這些案子很多是其他創投公司引介,或是透過活動認識,真正新創公司主動「Pitch」創投的比例低於0.5%。

創投也像做產業分析,知道哪些是未來技術趨勢,觀察業界潛在的獨角獸,才去選投資標的,甚至主動求新創公司還有多少比例可以投資。張騰元說矽谷的投資圈像金字塔,頂端新創是大家求著希望投資,投資過程幫新創介紹新的合作夥伴,協助事業走向正軌,甚至介紹其他創投,所以創投都是在做「Sale Value」工作。

迷思二:矽谷創投都只看Idea就可以,不像台灣創投一定要看財務數字。

事實上:創投產業非常講究人脈信任關係,必須一再溝通、認識,才能讓商業價值被理解,被投資的可能性才會展開。表面上大家以為矽谷找創投很快,其實大多案例很難在A 輪第一次就Pitch就成功。尤其矽谷創投也看數字成長,因經歷.com泡沫化後,矽谷建立一套方法論評估網路公司的商業模式、體制是否健全,在數字面其實非常講究。

至於募資看哪些指標,就得看募資的階段,例如Angel Round看概念,C輪看具體數字,每一輪看的數字關鍵指標又不相同。張騰元解釋新創要自己定義商業模式,哪些數據指標最在意,是下載數?還是開發者客戶成長數?這些指標是自己決定,同時要能說服創投。

迷思三:矽谷的創投就是好的創投。

事實上:矽谷創投跟新創公司一樣呈現金字塔比例,好的創投不僅投注資源,還能介紹人脈、指導公司經營管理。張騰元引用一位有經驗的創業家暨投資人Andy Lee的名言「絕對不要拿沒有創業過的創投的錢」,這句話潛藏的意涵是,沒有創過業的創投,很容易只想看到最終成果,因為沒有經歷創業過程的各種階段,同理心、理解程度是無法比擬。也因為這個理由,張騰元後來決定離開矽谷創投公司,從表象走向實際,決定回到台灣自己跳進新創圈。

回台灣新創學到的三件事

張騰元從太平洋彼端回到台灣,開創自己的新創事業後,他發現總歸在台灣做軟體/網路創新,有三大心得。

心得一:很酷的產品很重要,但有辦法賺到錢,生存下來更重要。

在軟體/網路公司創業,現階段很多人想看到很有趣的研發,好像才會受到市場或投資人的重視,但在達到那個目標之前,首先需要在市場找到好的切入點,先有獲利這件事,是台灣創業家要先思考的事情。。

心得二:軟體本身不值錢,服務好使用軟體的客戶,他們才願意掏錢。

我們客戶是開發者廠商,創業初期就在思考創業題目,究竟是產品服務重要?還是技術架構重要?以現階段而言,張騰元觀察,比起開發非常深度的技術架構,產品服務更加重要,還沒有吸引大批使用者之前,創業初期應該先看重產品,技術端可以在客戶群穩固後慢慢優化。

心得三:不要讓工程師不開心。

軟體公司創業「速度」是決定競爭力的要素,所以團隊執行力遠比個人想法重要。新創的執行力來自於工程師團隊,張騰元發現工程師工作中,討厭很多不確定性,導致專案進度容易延宕,所以這又回歸到第二個心得,先有一致目標開發產品方向,先在市場佔領圈地後再逐漸修正技術內容。

 

作者資訊

特約記者 陳薪智
特約記者 陳薪智
記者生涯主跑科技、電商、網路行銷產業,採訪累積超過 500 位國內外企業 CEO、新創企業創辦人、專業經理人。撰寫文章散見各類媒體,三立新聞、蘋果日報、聯合新聞、風傳媒、DIGITIMES、數位時代、CIO經理人、Meet創業小聚、癮科技、Cmoney、La Vie行動家、SmartM、品牌志等。品牌主或創業者,你想分享故事,歡迎來信接洽合作: [email protected]
分享至:

Facebook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