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台灣傳產難轉型?因為老闆只知道「愛拚才會贏」

▌本文取自吳尚軒臉書,由作者吳尚軒授權《行銷人》網站編輯、轉載,原文發表時間為 2018 年 1 月 15 日。


前陣子傳統製造業、中小企業的話題好像很夯,回憶起來,人生中有段時間也是成天跟這些族群打交道。

我畢業後第一份工作,是去傳產當業務助理,做紡織帶類的機械,包括鞋帶、皮帶、鬆緊帶、安全帶等都在範圍內;那時候因為要拜訪客戶的緣故,每 1、2 個月就要往台中、彰化跑,菜歸菜,一年下來也是看了幾十家工廠。

(紡織帶類示意/圖 取自 Pexels)
(紡織帶類示意/圖 取自 Pexels)

小型傳產的困境:資源匱乏、人才短缺 技術停在 30 年前

小型的織帶廠,機械大概放 1、2 台,能放到 3、4 台機械已經是很多的了。人員就是老闆、老闆娘加幾個年輕人,有時候是自己小孩,有時候是移工,還看過那種車庫後面清一塊地放機台,根本是家庭代工等級的。

而很多老闆雖然會做生意、懂紡織,但不懂機械,所以還需要找技師;然而織帶機技師在台灣根本是稀有單位,很多時候是一個師傅要在好幾間小工廠之間巡迴。

這種的工廠,幾乎只會買最便宜的、甚至二手機台,或者買散的零件回來自己組,很多甚至連上漿、染色等前後段的加工機具都沒有,要丟去其他親友的工廠處理。老闆們如果子女沒打算要接,基本上也是等退休狀態,接一些大廠不接的散單,或者幫大廠再接下面的代工過日子。

就算子女要接,最多就是承襲上一代的情況,因為家裡留下來的本也不夠他們去開發、研發,況且很多第二代高中職、大學唸的都不是相關科系,上台北唸一趟書回來,基礎知識不穩就算了,書生氣沾上去,還不一定叫得動老技師(或者是不知道怎麼叫),人家都是跟他們阿爸阿叔同一梯打拼上來的,標準少主管不動老臣的戲碼。

像這種的企業你要他們轉型,已經不是心態想不想的問題,有的是根本沒那個資金、人力去研發,有的甚至技術還停留在二、三十年前,對最新技術只處在「好像有聽過」的狀態。

中型傳產只能吃老本 或靠法規漏洞獲利

往上一個級數的話,就是可以往國外跑的規模,但這種台灣工廠裡最多 10 台機械差不多,工人一樣是移工為主,技師仍然不會每家都有,有的話也是 40、50 歲的老師傅,他們說是因為現在年輕人唸機械的少,會去學織帶機的更少。

雖然台灣本廠好像沒有很大,但其實他們主力產線很早就移到中國、東南亞,那裡工廠機器都是幾十台起跳,甚至有破百的;以前賣機械,出貨到台灣根本是少數,大宗的都是泰國、越南、印度、印尼、孟加拉的客戶,打電話過去一樣可以通中文那種。

(那時候雖然在國貿部,不過大部分時間都是在聽各種腔調的中文,少數用到英文都是要找海運、報海關的時候。)

這種規格的工廠要不要轉型?吃老本的就是繼續用舊技術,偶爾買幾台歐美的新機型,核心的獲利模式、產業型態還是差不多,就是往人力便宜成本低、環保法規鬆散的地方跑;那時候中國沿岸工人薪水開始漲起來,統統開始跑東南亞,甚至一些原本就在東南亞的老闆,已經開始在看能不能遷去非洲。

工廠等級再往上去,就是快到封頂的,這種的我沒進去過,只知道從外頭來看工廠規模都很大,從以前的拜訪紀錄可以看見機器都是快 100 台的規模,比較會請台灣工人,也有養自己的技師,同時會比較有制度行政體系,然後大多數都是接 NIKE、愛迪達等級的大單。

(大型紡織工廠/圖 取自 總統府 Flickr)
(大型紡織工廠/圖 取自 總統府 Flickr)

狂操 3 天只能產出國外工廠的 1/9 草根底氣只懂「愛拚才會贏」

總之,最後這等級的就不談了,前面兩種自然是產業裡比率最高的組合,就是最常聽到的中小企業、散戶,他們大多的觀念還停留在古早的「愛拚才會贏」。我就聽過有老闆誇口,他們機械連 3 天狂操 24 小時,夫妻兩人輪流睡工廠顧,那個意志力聽起來驚人,但同時也讓人感到悲哀,畢竟拚成這樣,產量大概只是國外工廠一個小區 8 小時的產量。

紡織帶是標準利薄多銷的產業,1 公尺幾塊幾角在賺,全靠便宜人力跟大量機械化生產在拚的那種,不過在規模、數量都已經被海放到天邊的情況下,還想拚底氣正面對決,好啦,尊重。

(紡織帶是利薄多銷的產業/圖 取自 Pexels)
(紡織帶是利薄多銷的產業/圖 取自 Pexels)

只知不要殺人放火 業者法律觀念落後

再談到勞動法規,其實這些企業主的法律概念一樣很古早,守法的意思就是不要殺人放火,其他什麼限制工時、限制加班,只會被當作政府擾民;若真要修法逼他們放棄用命去拚這套,如上所述,能跑到國外的早就跑了,剩下跑不動的,只會覺得政府在斷他們生路。

生路要被斷了,他們當然會反抗。然而在他們的觀念裡,上街抗議是大忌,到凱道靜坐喊口號,大概等同拿槍要革命了,他們當然不會這樣幹。

相反地,他們會尋找更直接,卻不張揚的方式施壓,像立法委員何欣純說她去地方跑攤被拒絕上台,就是個很好的例子;這種事不上新聞沒人會知道,卻能對立委造成很實際的壓迫,其他什麼飯局上一群人圍你一個立委、私下拜訪更不用多說了,多得是檯面下的作業。

之前跟朋友聊過,加速這些企業被升級(或者被汰換),對台灣基本上是短空長多,但問題是這段空要有人承擔,就看政府敢不敢,而這個問題的答案,這幾天已經越來越明顯了。


▌本文取自吳尚軒臉書,由作者吳尚軒授權《行銷人》網站編輯、轉載,原文發表時間為 2018 年 1 月 15 日。

首圖來源:總統府 Flickr
延伸閱讀:
當 NPO 也數位轉型!劉安婷導入 CRM,讓捐款流程自動化!
靠一本論文創業!蘇玶瑩化身醫師娘救星,讓診所告別「管理苦海」
中興大學與泛科知識成立「中興泛科學院」 台灣首見產學知識服務聯盟

分享至:

Facebook留言